漫步在泰国首都曼谷的大街小巷,即使你不会泰语或英语,也不用担心会迷路。因为,你能够轻而易举地遇到或找到和自己长相一样的华人,你用汉语问路,50%以上的人能用汉语和你进行交流,详细告诉你怎么走,或者乘坐什么车等等,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

在曼谷市的总人口中,华人占40%,所以,它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大街小巷行走,偶有某某中医诊所、某某中医门诊部的招牌映入眼帘……

虽然中医业在泰国比较普及也比较发达,但是,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医在泰国却处境尴尬:政府的态度是——既不承认,也不取缔,只要没有人投诉,就不管不问。倘若有人投诉,你就很难打赢官司,因为你没有合法的身份。泰国中医总会成立将近100年,中医的合法化在新世纪才迈开大步,取得硕果。

上个世纪90年代,曹开镛将中医男科引入泰国,当时,只能采取“合作”的方式,就是“借鸡下蛋”,与曼谷一家中医诊所合作,借用人家的招牌和房子,开设中医男科诊疗。由于治疗效果明显,患者口口相传,中医男科的影响越来越大,前来求诊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得到广大华人的认可,还受到一些泰国人的青睐。曹开镛应邀到电台、电视台进行中医男科讲座……鉴于他为中医在泰国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他被推举为泰国中医总会副会长。为此,他为中医合法化而奔走努力。

泰国卫生部有一个泰中医学交流中心,负责泰中医学交流。泰中医学交流,其实主要就是泰医与中医的交流。泰医也是使用草药、按摩等手段治疗,与中医有相似之处。他便利用一切机会与泰中医学交流中心的官员、专家进行沟通,让他们认识中医、了解中医,积极推动中医的合法化。经过不懈的努力,1999年,泰中医学交流中心正式向泰国卫生部提交报告,申请中医在泰国合法化。与此同时,曹开镛通过不同渠道向北京有关部门提出推动中医在国外合法化的建议,并介绍了泰国方面的基本情况……

2000年6月30日,时任中国卫生部部长的张文康到泰国出席“中泰建交25周年”庆祝活动,专门就中医在泰国合法化问题与泰方进行了商谈,达成了一致意见。经过泰中双方的共同努力与真诚合作,制定了中医在泰国合法化的“三步走”步骤:

第一步:正规培训。从2002年开始,对所有在泰国的中医从业人员进行比较系统的培训,重点学习中医理论、中医实践、医德医法。培训师资由中国和泰国的相关专家、教授组成。

第二步:统一考试。从2003年6月开始,分期分批对经过正规培训的中医从业人员进行统一考试。由上海中医药大学负责出题、泰国卫生部有关部门及司法部门实施考试并进行监考。考试合格者,由泰国医政管理部门颁发《行医证书》,便取得了合法行医资格。但是,持有《行医证书》的人,还不能独立开办诊所或医院,只能请泰医当法人代表,开办诊所或医院。

第三步:临床及论文考评。从2008年6月开始,对已经获得《行医证书》的中医师进行临床实践、临床业绩、中医学术论文的考评。只有通过专家委员会的考评,才能获得由泰国医政管理部门颁发的《永久行医证书》。《永久行医证书》相当于“行医营业执照”,持证者可以在泰国申办中医诊所或医院并拥有法人资格。

曹开镛说,中医在泰国合法化让大家非常激动,这是多年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许多古稀、花甲之年的老中医积极地参加统一培训和考试。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中医在泰国合法化,主要得益于改革开放30年,经济建设快速发展,祖国越来越强大,还有中泰友好关系……

回忆“赶考”的经历,他依然显得十分激动。

原先,他准备挤出半个月的时间复习,可是,国内的一些工作需要他处理解决,时间全被占用了。2003年11月17日至21日考试,他在16日才从北京飞往泰国曼谷,第二天就进考场了。5天时间,要完成中医基础理论、中药学、方剂学、针灸学、中医诊断学、医德医法6门考试,其紧张程度可想而知……考试结束了,63岁的他却高烧38℃以上,这是连续紧张工作、长途奔波又马上投入紧张考试,身体极度疲劳后的反应。他笑着说,我当时想,没有时间复习也好,看看自己的“老本儿”有多厚。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那次报考的有560多人,234人通过了考试,凭借扎实的基本功,我考了个总分第一名!

2004年4月1日,泰国卫生部召开中医师会议,向他颁发了《行医证书》,终于取得了合法行医资格。同年12月1日,开镛中医门诊部在曼谷市正式开业,中国驻泰国大使张九垣、泰国卫生部副部长及泰国各界华侨领袖等出席揭幕仪式(鉴于当时条件的限制,聘请泰医为法人代表)。

2008年6月,他又通过了专家委员会对于临床实践、临床业绩、中医学术论文的考评。这是他的强项,在考评过程中,专家们赞不绝口,对他在中医男科临床实践及理论创新方面所取得的业绩,给予了高度评价。10月他获得了泰国卫生部颁发的《永久行医证书》。

他激动地说,中医在泰国合法化凝结着几代人的心血,历尽艰辛,今天的成果让中医界和所有华人倍感欢欣鼓舞、扬眉吐气。再也不用与人“合作”,曹开镛中医男科医院就可以开门迎接患者,为患者提供健康服务了。身为国际中医男科学会主席、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男科专业委员会会长的他,并不满足于中医在泰国的合法化,他正在为中医走向世界努力奔波,在赴美国、阿联酋、马来西亚等国讲学的时候,他利用一切机会宣传祖国医学,可以说是走到哪儿、讲到哪儿、示范到哪儿,为的就是让更多的外国朋友了解中医、认识中医、信服中医。他说,作为一名中国人和中医师,能够为中医走向世界摇旗呐喊,奉献绵薄之力,我深感荣幸,并会竭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