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管西药的思路管中药,或者说按西药的标准来规范中药,这是多年来制约中医药传承和发展的致命枷锁,问题很突出,后果很严重!”专家说,西医的医学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西医是机械的,它的研究对象也越来越微观:从器官到组织,再到细胞,再到分子等等;仪器也越来越精密:电子显微镜、X射线、CT,核磁共振等等。且不说这些对于人体本身会不会有影响,但这些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医疗成本,让老百姓感到看病越来越贵这是事实。一些资料上说,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医疗费用逐年大幅上升,2000年医疗卫生支出总额达1.3万亿美元,占GDP的13%,占全球医疗卫生支出总额的43%。即使如此,美国仍有15%的人口享受不到基本医疗卫生保障。若无政府补贴,美国多数医疗保险公司无法承担迅速上涨的医疗费用,只有关门。可见,西方的西医模式并不是我们发展中国家需要的,能够承受的。而我们现在还要用西医的管理模式来管理中医,显然是不科学的。
专家坦言:“中医发展的最大困境是中医日益西医化,用西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他认为中西医本是两个不同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各自有一套临床方法与评判标准,两者基本无法兼容。但在现行医疗理念与制度下,中医的诊病、治病与验效,新中药的开发、评审与推广,基本采用西医标准来判定。贬低甚至根本就不承认中医临床“实践标准”,中医疗效和科研成果必须经西医或按西医方法认可,这本身就不合理。中医药发展就必须后继有人。有数据显示,全国中医医生1949年27.6万人,到2002年还是27万余人,53年没有增长;同期西医医生为8.7万和157万人,增长17倍;现在全国共有医务工作人员520万人,中医药工作人员约50万人,不足1/10。尤其可怕的是,许多中医基本上不会用中医思路看病,只会看化验单。近些年中医教育严重西医化。语言上,外语要求不低,中文要求不高,古汉语训练缺乏,许多学生基本不看、也看不懂中医古籍。中医院变成二流西医院,中医已无真正的临床基地。另外,他还提到中医院西医化的问题。目前全国有2800多家等级中医院,但没有一家是真正的传统中医医院,几乎都是中西医“结合”医院。查病,主要靠西医仪器来检测与化验;断病,主要靠化验单数据来判定;处方,主要按西医思维与理论来开方治病;抓药,则是中药西药并用、中药西药为主互见;验效,主要靠西医仪器来检验治疗效果。这些都是中医药发展必须克服的困难。
中医药的源头在民间。中医药学的形成与发展,不是凭借现代科学实验,而是凭借古今一线中医药工作者和广大人民群众防病治病的实践。正如专家所说:“不要看不起民间医生,自古名医出民间。扁鹊、华佗、孙思邈、李时珍,哪一位不是来自民间。古代太医院是集中名医的地方,而不是培育名医的地方。历代都有太医治不好统治者的疾病而召民间医生进宫的故事,至清末民初依然如此。”从一定意义上说,保护民间中医药就是保护中医药的源头。
法是用来保护人民群众基本利益的,如果违背了这个初衷,那么,这个法就需要修改。执法要严,但必须讲理。西医有西医的理,中医有中医的理,只认西医的理,无视中医的理,用西医的管理模式来管理中医,这无疑是一种削足适履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