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执政时,曾多次巡视江南,每次经过无锡必到无锡惠山游览名胜古迹。话说有一年,乾隆游至江南惠山寺,时值中秋,夜晚明月皎洁,乾隆雅兴大发,遂与方丈圆空法师在听松石上一边对饮一边吟诗赋词。二人饮得畅快,读得投机,不觉已近子夜时分。但乾隆仍觉意
乾隆执政时,曾多次巡视江南,每次经过无锡必到无锡惠山游览名胜古迹。话说有一年,乾隆游至江南惠山寺,时值中秋,夜晚明月皎洁,乾隆雅兴大发,遂与方丈圆空法师在听松石上一边对饮一边吟诗赋词。二人饮得畅快,读得投机,不觉已近子夜时分。但乾隆仍觉意犹未尽,他乘着酒兴,脱去外衣,仅穿贴身黄褥衣,非要向圆空法师讨教几招不可。出招拆招,你来我往,不亦乐乎,不觉已过子时,乾隆已略感凉意,这才作罢。
清晨,乾隆起床后只觉得头胀、喉痛、嗓子发哑,这才知道是由于头夜饮酒过量,又感风邪,现已染病在身。乾隆欲召御医前来诊治。恰在这时,圆空法师前来恭请圣安,听罢要请御医诊病后笑曰:“我有一友,博学才高,善治咽喉之疾。”乾隆忙令快请。圆空遵命。不多一会,健步走进一人,只见此人目蕴精光,颀长的身材在徐徐的山风中犹如玉树临风。此人给乾隆望、闻、问、切后即从药囊中取出一副药散让乾隆服下。中午时分,圆空法师请乾隆饮茶,只见九龙杯中片片无锡毛尖如朵朵莲花,人未近前已是阵阵浓香扑鼻。乾隆龙颜大悦,高呼:“好泉!好茶!”其声震动山谷,回音在山间不绝于耳。这时,那些大臣随从皆跪地高呼:“皇上龙体康复,声宏胜昔,可喜可贺!”乾隆也甚感意外,只觉得神清气爽,无半点早晨之不适感。他忙问圆空法师:“神医是何许人也?所用是何妙药?”圆空法师笑曰:“医者乃江南名医,黄氏响声散第二代传人‘神医黄’;所用之药正是黄氏响声散。”乾隆连称:“妙药!妙药!”
黄氏响声散是我国治疗咽喉肿痛之传统名药,为服药方便,近代将其剂型改成了丸剂,即黄氏响声丸,与黄氏响声散有相同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