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华盛顿公约第17届缔约方大会的决议正式生效。从这一天起,鳞甲目下现生的全部8种穿山甲,都将被提升到附录I当中,完全禁止国际贸易。中国是华盛顿公约缔约国之一,这意味着,除了少数动物园/博物馆的交流外,此后新出现在国内的穿山甲制品,均为走私的赃物。穿山甲被列为附录I,就是被禁止了国际贸易。比如,我们国家再想从非洲合法进甲片就不可能了,相当于杜绝了中国穿山甲片的来源。然而,对于中国本土的中华穿山甲来说,如今的一切保护措施都来得太晚了。
穿山甲片是穿山甲鳞甲的中药材,又名甲片、川甲、川甲片、鳞甲片。《本草纲目》记载:“鳞可治恶疮,疯疟、通经刷乳”。据药典资料记载,具有活血、下乳、消肿、排脓等功效,用于乳汁不通、痈肿疮毒、闭经、关节肿痛等症。《三联生活周刊》中谈到:当我们想就穿山甲走私做采访时,却尴尬地发现,国内几乎没有相关的专科学者。近年国内已经罕有野外穿山甲观测报告,即使是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现的都是过去的旧洞。学界很少有人做穿山甲研究了——野外种群之少,甚至支撑不起一个科研队伍了。“很多野味在产地被捕杀后价格便宜,通过贩运环节,呈上餐桌后变成天价。”穿山甲在中越边境仅售几百元一只,可在餐桌上便高达数千元一公斤。以一只6~7公斤的穿山甲计算,仅销售一只穿山甲就能牟得近万元的收益。而巨蜥、熊掌等价格更为昂贵,获利空间也更大。在暴利的驱使下,不法分子觉得为之铤而走险是值得的……当濒危动物成为迷信、炫富者利用的工具,其粉身碎骨的悲剧令人寒心。动画片中树立了正义、伟岸形象的穿山甲,相比于现实世界的同类,要幸运多了。中国人在怎么消费穿山甲?消费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肉类,南方的一些省份会把穿山甲当野味,吃它的肉;一种是用甲片,穿山甲的甲片是中药的基础药材,每年都有很大的消耗量。穿山甲是鳞甲目动物,从演化角度来看,鳞甲目其实是演化相对成功的一类物种:穿山甲分布遍及非洲、亚洲,繁殖不算快,曾保持过稳定的数量,这说明它们能很好地适应环境。近年大幅度消失,一是因中国人对野味、药用的需求,利用效率低,但需求量大;二是对环境的破坏。穿山甲依赖相对完整的丛林生态系统,如果林子被砍伐,穿山甲就很容易暴露在人类视野里,更容易被抓到了。现国内使用穿山甲制品,有没有正规合法的引进渠道?国内的穿山甲种群已经商业性灭绝了。如果说国外进口,亚洲的渠道早在2000年就实行了“零配额”,即彻底禁止了。非洲穿山甲的引进也十分罕见,非洲有穿山甲分布国想对华出口,但是因为检疫问题没有过关。国内现在还有大量的穿山甲消费,国家林业局规定了全国每年穿山甲片消耗总量要控制在2.5万公斤,主要用来做中药,其中70%作为饮片,30%制成中成药,并公布700多家定点医院名单,在医院外购买穿山甲甲片也是非法的。国内能不能为穿山甲建设专门的自然保护区?如果国内将穿山甲的保护级别升到一级,未来有这个可能,但目前的问题是找不到野生穿山甲种群。目前国内还没有成熟的养殖场。然而商业化养殖是追求利润的,野生穿山甲一年只能生一胎,那些写着经过人工养殖,四季可以受孕、一年两胎的文章科学性都很存疑。人工养殖失败率高,而且无法降低成本,目前规模化的养殖都没有成功。据报道,穿山甲本身比很多濒危物种更脆弱。像大熊猫是狭食性动物,对环境的要求很严格,但它的威胁只是生存环境被破坏,没有被抓捕利用的威胁;穿山甲跟麝更相似,生境破坏、人类抓捕都是严重威胁,但麝作为食草动物,养殖难度更低。只有穿山甲,需要蚁类等高蛋白食物,很难消化人工饲养的单一食物,对养殖环境的湿度、温度又极其敏感,至今都没有解决大规模人工繁育问题。它们坚硬的甲片据说有种种神奇的药效,却正因如此,它们连保护自己也做不到。(Paul
Hilton for WCS,
野生救援供图)以上内容摘录整理自《三联生活周刊》(原作者刘敏
项文虎),果壳网,及部分新闻、报道、评论整合。编者说:作为初出茅庐的地道中药人,我在着笔这篇文章前读了些相关文章和近期敏感新闻。“果壳网”在引用周刊文章后的数条留言,读后甚是心酸。为避免“逃避阴暗的一面,用华丽的谎言麻痹自己”,所示截图仅代表一方观点,还请中医药界各位愤青冷静勿喷。一旦问题被抛向大众视野、被推上风口浪尖,“问责”似乎是人们惯用的解决问题的手段。令人寒心的是很多社会人士将矛头指向中医药,谴责式地呼吁中医药的隐退。此番言论者眼中的中医药不是历史传承的文化瑰宝,也不是治病救人的理法方药,只是舆论导向使然和一阵盲目批判之后,造成了中医药不得不承受的质疑和打击。其实,中医药本身并没有错,它的科学性岂会因言语风波而乱了阵脚。错在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恶人和可恨的非法交易,错在造成了当下岌岌可危的资源现状,错在大众媒体和随波逐流者的无知和缺乏判断力的跟风造谣。纪念一只穿山甲,“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穿山甲不相信眼泪”等公益口号深入人心。自然界中穿山甲本没有天敌,人类是穿山甲最大的天敌,但人类同样也能成为穿山甲的天使。保护资源、从善而行,愿现实少捕杀,愿天堂无眼泪,愿珍稀资源得以安身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