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谈到创新,全国人大代表、神威药业董事长李振江感触颇深,他认为,科技创新最终要落实到增加和壮大市场主体上,落实到创造新的增长点上,形成产业规模。他建议,政府要创造激励企业创新的政策环境、法治环境,为公平竞争搭建舞台。

建议为企业创新产品在医保目录、基药目录、招标采购、税收优惠、专利保护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和优惠,实行点对点帮扶,促进企业扩大市场占有率和品牌知名度,实现更高层次发展。及时对侵犯企业专利、诋毁企业声誉,开展不正当市场竞争的行为进行有效打击,依法保护企业合法权益。

建议尽快推进中医药立法,通过立法确立中医药的法律地位,扶持、保护、促进中医药行业发展。以中医理论为指导,借助现代化科技创新手段,加快中医药标准体系建设。

“养生已和治病一样,成为了群众的刚性需求”;“这是很接地气儿的组织,咱中医堂馆也有了自己的学术平台。”世界中联国医堂馆社区服务专业委员会筹备会日前在京召开,来自广东、上海、浙江、河北、山东、山西、黑龙江、海南、吉林等多地专家从分会名称、医馆文化、政策和服务等角度提出建议。

专委会吸引了全国各地近百家医馆、养生堂、门诊部、体检中心和养老康复机构参与,筹备会由美年大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承办,北京工业大学医院胡广芹博士介绍了专委会前期筹备情况和工作设想,成立大会将于6月召开。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李振吉在会上表示,成立医馆与社区服务专委会是为满足群众的社会需要,提供便捷可及的中医服务,这是符合中医特色的服务模式,他希望专委会今后做好政策研究、学术发展、人才培养、制定标准等工作,开发中医药服务产品,推向国际,扶持品牌。

医疗机构中药制剂是中医药特色的体现,有助于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随着药品监督管理强化和现代制药高标准化,中药制剂研发遇到了行政审批困难、生产成本过高、特色延续受阻等问题。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院长王阶建议:首先需要政策扶持,在尊重中医用药理论前提下,适当协调政策法规,优化审批方法,简化临床长期使用的古方、秘方、验方的申报程序。建立制剂定价的联动机制,调升院内制剂零售价格与成本价格之间的上浮比例,调动各方积极性。

其次,整合资源,建设区域配制中心或依靠符合GMP要求的药品生产企,负责区域内医疗机构中药制剂的生产和加工,实现各医疗机构制剂品种的优势互补,既有利于保证产品的质量,
又便于监管。扩大调剂范围,使更多常用、急需中药制剂可在符合条件的医院之间调剂使用。批准工艺成熟、应用广泛、疗效确切、毒副作用小的中药制剂列入医保目录。

第三,转变制剂研发理念。从“供应保障型”向“临床服务型”过渡、从“劳力密集型”向“智能创新型”过渡,生产更有效、经济、人性化的中药制剂。

目前,全国有独立设置的中医药本科院校24所,其中东中部地区有20所,西部有4所。在24所中医药本科院校中,有18所高校具有博士授权点,其中17所在东中部地区,西部地区仅有1所。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差异,导致中医药高等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均衡。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副秘书长洪净建议:扶持西部高等中医药教育。

洪净建议,将西部地区中医药高等教育发展纳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发展总体规划,为西部地区未来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智力支持。将西部地区高层次中医药卫生人才库、智力源建设放到优先发展的地位,形成国家重点支持、地方政府重视的促进西部地区高等中医药院校快速发展的新机制。积极扶持并促进西部地区中医药院校高层次人才培养的跨越式发展。设立西部地区中医药高层次人才培养项目,在博士授权单位建设、博士授权点审批、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重点学科建设及基础条件建设等方面给予重点扶持和倾斜。继续贯彻落实“国家继续在政策、措施和资金投入方面给予倾斜,支持西部地区高等教育发展”的有关政策。设立东中部地区中医药院校对西部地区中医药高校的对口支援项目,对西部地区中医药院校在博士授权点、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学科专业、培训师资、建设实验室等方面进行帮助。

重庆市卫生计生委日前下发《重庆市中医健康素养促进项目实施方案》,即日起,该市将全面启动中医健康素养促进项目。

根据方案要求,重庆市各区县将组建中医药巡讲专家队伍,深入到农村、社区、厂矿、学校、部队、机关等地,组织开展巡讲活动,讲授中医药饮食、起居、情志调摄、食疗药膳、运动锻炼等养生保健知识,普及科学的中医药科普知识和中医“治未病”健康理念。同时,制作并免费发放中医药图书、画册、影视、动漫等科普作品;开展中医健康素养及中医药科普知识普及率调查,掌握全市中医健康素养水平,为制定中医科普有关政策、策略和措施提供科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