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赵祯,大宋王朝第四代皇帝,在位42年,可谓一位推动中医药学发展与繁荣的决策人和实践者。有史记载:宋仁宗非常重视医籍的编修校正,以此来固化、传播中医药学知识,普惠众生。天圣元年,京师大疫,宋仁宗“命太医和药”。皇祐元年,京师开封发生大疫,宋仁宗命太医和药,内出犀角二本,析而视之。其一通天犀,内侍李舜举请留供帝服御。帝曰:“吾岂贵异物而贱百姓?竟碎之”。至和元年春正月,“汴京疫”,宋仁宗再次“碎通天犀,和药以疗民疫”。宋仁宗一再拿出贵重药材“通天犀”救民疫的做法,深得世人赞誉。宋仁宗对针灸也颇有研究,认为“针灸之法,人命所系,日用尤急,思革其谬,以利济民”。天圣四年,他下诏命王惟一编纂针灸图经和创制针灸铜人。此举极大地促进了针灸学的发展,使针灸教学更加直观化和标准化。另外,针灸铜人还可用于解剖教学。其影响之大,意义深远。天圣五年,宋仁宗令校定《黄帝内经素问》《难经》《诸病源候论》,并命“国子监摹印颁行”。嘉祐二年,命校定《神农本草经》《伤寒论》《千金方》等。同年八月,他下诏建立校正医书局。嘉祐、庆历和皇祐年间,宋太宗还下诏编撰本草学著作,并赐名《嘉祐补注神农本草》;编修《嘉祐图经本草》《庆历善救方》《简要济众方》等。宋太宗多次集中一批“专家”有计划地对古典医籍进行系统的整理、校勘和刊印,并颁行全国,为医学知识的传播、救治民疾作出了贡献。景祐元年,宋仁宗患病,御医屡屡进药未见效果,群臣忧虑。有大长公主推荐名医许希诊治,许诊断后说:“用针刺心下包络之间,可以治愈”。群臣认为此举十分危险,并争以自身先试,许以针刺之,无害。遂以针为仁宗治疗,结果手到病除。仁宗大悦,封赏许为翰林医官,并赐物种种。许希受赏不忘师恩,对仁宗说,扁鹊是我的老师,今天之事非臣之功,实是老师之功,臣安敢忘却师恩乎?请求仁宗将所赐之礼用来兴建扁鹊庙。皇帝下诏在城西为扁鹊筑庙,封为灵应侯,并在扁鹊庙旁设立太医局。一次,仁宗腰疼不已,李公主推荐一名黥卒治之。黥卒用针刺仁宗腰部,才将针取出即曰:“官家起引”,皇帝起步行走如常,遂赐入针处为“兴龙穴”。嘉祐年初,仁宗患病头昏目眩,自己用针从脑后刺入,针方拔出,便道:“好惺惺”。翌日,身体复常。由此,命其穴为“惺惺”。宋仁宗精研方剂,颇有所得。他在古方“甘桔汤”中,加了荆芥、防风、连翘三味药,通治咽喉口舌诸病,“遂名三圣汤,极言其验也”。